爱游戏体育网页版链接

【其他行业】数字化的分布式合作网络构建及其价值

发布时间:2022-10-02 05:02:09 作者:爱游戏体育网页版链接 来源:爱游戏官网入口

  智致人和的“智”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个层面就是底层的思想,是不是超越了一些东西。第二个是基于底层思想,在科技发展方面是不是有一些支撑。

  底层思想这一块,实际上我可能想得稍微远一点,人类这几千年的历史,第一个底层思想是在轴心时代,不管是佛教的、基督教这几大宗教,还是中国的先秦,实际上轴心时代已经回答了人是什么、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这三个基本问题。

  现在很多人觉得遇到问题的时候还会回到轴心时代,也就是2000多年前的时候。

  很多人会看会信基督教,会看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东西,会从佛教中找到心理的安慰,他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一个时代。

  第二个就是在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宗教改革,这三个事件奠定了现代社会的雏形,把人是什么、人与人的关系和人与自然的关系更推近一点。

  现在我们讲的国家、法治、民主、公司这种最基本的概念都来源于启蒙运动、文艺复兴以来的基本框架,基本框架上代表的是工业文明,工业文明让欧美特别是美国到达它的顶峰,我们改革开放40年,主要学习的对象也是他们。

  现在应该有第三个思想方向,你比如说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所有数字化的技术,在遇到生物化的技术就是计算生物学,这样的话对人如何界定?人与人的关系怎么界定?人与自然间的关系如何界定?这是一个崭新的理念!

  现在这个时代的思想观念应该是什么东西?我想应该是以人为本,现在开始以人为中心,工业文明以来,有很多组织的出现有国家、公司、包括现在的互联网平台,但是在互联网平台的人是数字的奴隶。

  在法律上各方面都要提出去既要保护他的隐私安全,又要看他如何跟社会主动对接、分享协作,这是一个方式。

  现在软件都是Code,都在编程这个东西。所以整个以人为中心,然后再重新构建Code的关系,就是智能合约。

  合约就是约定的这个东西我要信任才行,所以整个社会运转规则和原来的法律体系又不一样。

  很多东西可能是我们两个愿意这样做,我不一定得通过一个中介去做,所以整个法律体系也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另外有了数据技术之后,像刚才讲现在最前沿的量子技术、量子计算,实际上所有东西都可以把它梳理好,一旦数字化以后,很多性质会发生变化。

  工业文明为了提高效率,做一个银行,做一个投行,做一个公司,大家信任它,然后它做一个中介,提供提高效率,让社会运转更便利。

  但现在在一定程度上这种中介机构就是所有的公司,它在阻断信息,让信息变得更不通畅,它靠信息对不对称赚钱,银行是最典型的。

  很多人是一个Slash,你很多行业都可以干,因为一旦把一个人卷到一个行业之后,就变得很单薄,变得很自负,变得很不舒服。

  所以我们提业财税一体化,这是特别好的一个概念,实际上在这基础上可以再延伸。

  一个企业要运转,无非就是人力、法务、财税、金融、运营、行政办公,包括它要全面做数字化,这些完全是可以合起来做。

  以人为中心之后,以一个法人为中心法人,也就是一群人为了提供一种产品和服务,成立了这样一个组织,它为社会提供产品服务的过程中,他会得到一种回报就是财,这个财可能表现方式不一样。

  在过程中,国家给你提供了这样一个环境,你要交税是国家和法人之间的这种利益调整关系。

  谷歌,把大家看信息这个东西,把它用科技手段做起来,就成就了现在9000多亿美元公司的市值;苹果,让大家有一个移动的终端,现在是1.3万亿;微软,做了电脑的操作系统,他就是1.2万亿;Facebook和腾讯是联结人的,亚马逊、京东、阿里巴巴核心把商品做一个数字化,就成就了8000亿,6000亿,几百亿美元市值公司。

  现在很多事情和原来想象的都不一样,差别非常大,所以科技在构建法财税,以及整个平台中的作用极大。

  很多人都认为现在企业做了这么大,未来创业机会在哪?实际上数字化科技对整个行业的改造,对商业得改造是刚刚开始。

  实际上你把各行各业重新在数字化之后重新再连接,连接之后以人为中心,每个人都能成为像马克思讲的自由人联合体。

  慢慢地,应该成本趋向于零。现在很多成本在社会摩擦中产生,所以说技术是特别重要的。

  技术我认为是最难的一个事情,特别我们5G、边缘计算起来的时候,包括现在卫星导航通讯,形成天地一体的数据,这个数据让很多行业底层相通。

  所以一个先进的思想和理念,我想是3000年未有的一个东西,我们用这种技术重新去塑造,这样人和才有可能会产生。

  实际上很多的商业组织,我们看到的他们也看到,我们想做的他们也想做,他们有更多的人才,他们有更多的钱,他们有更多的利润。

  我们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最重要的是原点的问题,是让中小企业和每一个的个人,他的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是公平公正,法律、税务,这些手段其实目标也是这样。

  这两个问题,哲学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那么我觉得再多的人、再好的技术、再多的努力,其实最终都没有结果,或者只是你自己的结果,即使你会成为一个新的天猫,成为一个新的亚马逊,我觉得价值不够。

  我们的合伙人包含多个北大本科的同学,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把它变成现实。

  第一个阶段我们发起了一个叫未来商社,一个商业的合作社,全球的开放合作的商业合作,我们不再去强调竞争。

  我们强调的是说商业合作社,实际上我们想找到不同优势的合作伙伴,不同优势,所以他不会说我来灭掉你来把我灭掉,然后不同优势,但是又要基于共同的目标和价值观。

  第一我们的目标是要服务于小微企业和大众,第二我们的方式是通过数字化的方式,让每一个不同优势的合作伙伴一起协作。

  或者大家更容易理解的是,我们现在正在搭建一个数字化的乐高平台,也就是原来不管个人做事情还是一个组织做事情,你必须要投入,你要把所有的元素花钱构建起来,你要有人做金融,做开发,产品出来以后,要做市场推广投广告,然后投完广告后,要做销售,还得有渠道人员,有客服、有商务,然后你整个的过程当中,还要完成你的法财税,就是我们说的风险的控制。

  我们认为说每一个企业都这么做,这是社会资源的巨大的浪费,同时每一块都不会做的特别好,每一块的成本都是最高的。

  所以我们现在基于数字化的技术,做的是一个数字化的乐高平台,我们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把相关的技术建一个颗粒化的乐高,它可以变成任何东西。第二阶段再围绕专业的专家、专业的方案的颗粒化,乐高化。

  其实我们已经输出了数字农业、数字工地、数字物流,然后包括数字安全、数字化的企业管理等,能够对外面拿出来的,不管任何行业、任何客户、任何模块、任何需求,我们都能交付。

  逐步从20家扩到200家,2000家2万家都没有问题,我们现在正在把它变成现实。

  当很多的小微的企业,很多的小微的个体一起合作,当数字化帮大家打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做的时候,我们有更大的能力活下去。

  但这样的一个少部分人的一个商业合作是不够的,我们希望做的第二个事情是去推动发起一个国家层面的基础设施,我们管它叫国家商网。

  你有国家电网、国家的水利,我认为现在的美团也好等等这些平台,它为了这种商业的价值做了很大的贡献,这是我们必须认同的。

  但是在现阶段它变成一个阻碍的一方了,美团23%抽成,然后所有的商家没办法,开始逃离。

  我们希望把这样一个共建共享的思想和框架,推到整个的国家层面,我们可以拿我们赚的所有的钱来投到这个工程当中。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每一个开专车的人,每一个开餐馆的人,每一个做电商做小生意的人,每个开工厂的人、做教育的人、做医生、做医疗的人,它才会能够普惠的像接入水和电一样,而不是说我被你绑架,我要把我辛辛苦苦赚的钱把1/3交给你。

  凭什么?凭什么你每年你要有8000亿的这样的收入,你创造这样的价值吗?没有。

  我们希望把这样一个电商能力、物流能力、信息流能力、支付能力,包括各方面的计算、存储、数据分析,一系列这样的智能化的能力,构建一个国家层面的商网系统,包括专业服务,它是一种普惠的,惠及更多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这个是我们的第二个目标。

  第三个阶段的目标,我们希望能够再由商网构建一个全球的数字网络体系,那么网络是永远存在的。

  就像比特币,比特币是不属于哪个国家,也不属于哪个企业,也不属于哪个组织,但是它全球7万多个节点,它是自运行,自合作,没有出现过宕机,它有自己的规则,然后自己的价值,但它不够。

  也就是你光有这种数字货币是不够的,我们希望构建这种实体世界,加上个人的商业和生活所有场景虚实结合的这样一张就是智能化的网络,它不能被消灭,它不属于任何人,你想用就用,你想关闭你的节点,你可以关闭你的节点,而不是说你的数据在腾讯,在阿里,这是有问题的。

  我们希望教育科研,希望所有的人的智慧,能够围绕整个人类文明的新的目标,也就是我们要成为一个星际文明,所以我们最终要向外去扩展,然后向内去扩展。

  我们要追求自己的教育自己的认知,把自己的这种内心的一些升华,而不是说我需要有更大的房子,像这是不可能的,有限的资源是不可能满足这种无限的物欲。

  这个是我们最终的目标,这是我们希望去和所有的有识之士,共同去做,把所有能赚的钱都贡献出来,然后一起参与到所有的三个阶段的努力当中。